說話     王力

 

        說話是最容易的事,也是最難的事,最容易,因為三歲孩子也會說話;最難,因為擅長辭令的外交家也有說錯話的時候。

        會說話的人不止一種:言之有物,實為心聲,一謦一欬,俱帶感情,這是第一種;長江大河,源遠莫尋,牛溲馬勃,悉成黃金,這是第二種;科學邏輯,字字推敲,無懈可擊,井井有條,這是第三種;嘻笑怒罵,旁若無人,莊諧雜出,四座皆春,這是第四種;默然端坐,以逸待勞,片言偶發,快如霜刀,這是第五種;期期艾艾,隱蘊詞鋒,似訥實辯,以守為攻,這是第六種。這些人的派別雖不相同,實有異曲同工之妙。普通喜歡用「口若懸河」四個字來形容會說話的人,其實這是很不恰當的形容語。潑婦罵街往往口若懸河,走江湖賣藥的人,更能口若懸河,然而我們並不承認他們會說話,因為我們把這「會」字的標準定得和一般人所定的不同的緣故。

        應酬的話另有一套,有人專門擅長此術。捧人捧得有分寸,罵人罵得有含蓄,自誇誇得很像自謙,這些技巧都是可以意會,而不可以言傳的。儘管有人討厭「油嘴」的人,但是實際上有幾個不能不上油嘴的當?和油嘴相反的是說話不知進退,不識眉眼高低。想要自抬身份,不知不覺地把別人的身份壓低;想要恭維別人,不知不覺地使用了些得罪人的語句。這種人的毛病在於冒充會說話,終於吃了說話的虧。我有一次聽見某先生恭維一位新娘子說:「人家都說新娘子長得難看,我覺得並不難看。」這種人應該研究十年心理學,再來開口恭維人!

        有些人太不愛說話了,大約因為怕說錯了話,有時候又因為專揀有用的話來說。其實這種人雖是慎言,也未必得計。越不說話,就越不會說,於是在寥寥幾句話當中,錯誤的地方,未必比別人高談闊論的錯誤少些。至於專揀有用的話來說,這也是錯誤的見解。會說話的人,其妙處正在於化無用為有用,利用一些閑話去達到他的企圖。會著棋的人沒有閑著,會說話的人也沒有閑話。

        有些人卻又不愛說話了,非但自己要多說,而且不許別人多說。這樣,就變成了搶說。喜歡搶說的人常常叫人家讓他說完,其實看那滔滔不絕的樣子,若等他說完真是待河之清!這種人似乎把說話看做一種很大的權利,硬要壟斷一切,不肯讓人家利益均沾。偶然遇著對話的人也喜歡搶說,就弄成了僵局。結果是誰也不讓誰,大家都只管說,不肯聽,於是說話的意義完全喪失了!

        打岔和兜圈子都是說話的藝術。打岔子往往是變相的不理或拒絕。「王顧左右而言他」梁惠王就這樣地給孟子碰過一回釘子。兜圈子往往是使言語變為委婉,但有時候也可以兜圈子罵人。兜圈子罵人就是「挖苦」人;說挖苦話的人自以為絕頂聰明,事後還喜歡和別人說起,表示自己的說話藝術。但是,喜歡「挖苦」的人畢竟近於小人,因為既不大方,又不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 說話的另一藝術是捉把柄。人家說過了甚麼話,就跟著他那話來做自己的論據。這叫做「以子之矛,刺子之盾」,往往能使對方閉口無言。不過,如果斷章取義,或故意曲解,也就變為無聊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上面所說的打岔,兜圈子和捉把炳,相罵的時候都用得著。打岔是躲避,兜圈子是擺陣,捉把柄是還擊。可惜的是:相罵的人大多數是怒氣沖沖,不甘心打岔,不耐煩兜圈子,忘了捉把柄。由此看來,罵人決勝的條件是保持冷靜的頭腦。潑婦和人相罵往往得勝,並不一定因為她特別會說話,只因她把相罵當做一種娛樂,故能好整以暇,不至於被怒氣減低了她平日說話的技能。

        說話比寫文章容易,因為不必查字典,不必耽心寫白字;同時,說話又比寫文章難,因為沒有精細考慮和推敲的餘暇。基於這後一個理由,像我這麼一個極端不會說話的人,居然也寫起一篇「說話」來了。
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