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August 2010

倖存者自白:圖搶槍 悔遲疑 (明報)2010年8月29日 星期日 05:10【明報專訊】馬尼拉    挾持人質事件的倖存者李瀅銓因躲在後排座椅底下,避過兇徒門多薩的M16步槍無情掃射。她為本報〈星期日生活〉撰寫了一篇5000餘字的文章,詳述事件經過,首次披露原來被挾持的康泰團友曾密商搶奪門多薩的步槍,合力制服他。不過團友因為高估菲律賓    警方的能力,錯以為事件會和平解決,為免刺激槍手而沒有行動,她為此愧疚。菲律賓政府和警方的無能荒謬,令李瀅銓平安回港後仍極其憤怒和悲傷,她強烈要求公正調查和追究責任。但她呼籲香港人,不要遷怒菲律賓人,政府此時亦不應凍結包括菲傭    在內的外籍傭工工資,以免予人懲罰外傭的感覺。(以下報道,可能會引致不安)李瀅銓憶述團友秘密策劃群起制服槍手的經過﹕「開始的時候,我們認為槍手要求這麼簡單,該可以在一兩小時內和平解決,直到12時多,我等得有點不耐煩,就小聲向坐在車尾的團友建議一起動手制服槍手。槍手單人匹馬,我們全團人雖然婦女小孩老人較多,但有點打鬥能力的男人、可以協助的青年和成年女子加起來也有10人左右,在狹窄的車廂內反抗空間不多,大家團結的話,總該是可以把他制服的吧。」「不過,我們當時按槍手要求坐得很分散,每排只可坐一個人,旅遊車又長,大家不能商量,就沒有了行動的默契。我和坐在後排的幾名團友多次商量,不過,因為當時的氣氛仍非常平和,大家相信事件可以和平解決,認為如果行動失敗反而會激怒槍手,所以沒有行動起來。」「到了下午1時多,槍手用簡單英語告訴我們3時會讓我們走,我聽錯了是8時,坐我旁邊那排的梁生還糾正我,是3點,梁生再問槍手確認3pm?槍手說yes,梁生大聲地回了一句good,大家也如釋重負。我沒有帶手表習慣,手機又被沒收了,不時會問梁生時間,當梁生告訴我已經2時半,我的心又慌了,為什麼政府似乎仍是靜靜的沒有行動,又沒有答應槍手要求,自己心裏在想,要不要我們自己和槍手進行談判?可是槍手又似乎只會非常簡單的英語……好幾次槍手開門在車門前立足停下來時,我都想要跑到他身後用力把他踢出去,也在腦中預習了很多遍,但是又怕自己不能和司機溝通,怕司機不夠機警不會立即關門和開車逃走,讓槍手有時間反攻……我想了很多不同的可能性,最終都沒有行動,可能我只是在為自己的恐懼和怯懦找藉口。」「時間一直拖著,始終未見任何解決事件迹象,我們在車尾的幾名團友再幾次商量要不要動手制服槍手。我們留意他的武器擺放在身上的位置,他走到什麼地方時最好動手,商量大家身邊有什麼可攻擊的東西,我說我雖然是身材矮小的女子,但如果男團友可以暫時壓著槍手,我可以搶槍和按著槍手的手讓他不能行動,給時間車頭的團友逃走及求助,梁生亦靜靜叮囑子女在行動時要協助搶槍。可是,最終我們仍是猶豫,不敢亂來,皆因槍手把談判設定的限期往後推了又推,等待政府回應他的訴求,讓我們覺得,他是不想殺人的,直到槍手真的開槍射向前排幾個團友,梁生撲出去救家人時,一切都太遲了。後來我和梁太說起,原來她也想過要攻擊槍手,用她袋裏的繩子去勒槍手的頸。如果我們都可以勇敢一些,如果我們早些團結行動,如果我們沒有繼續等待警察救援而當機立斷行動起來,可能會有不一樣的結果,可恨的是,歷史是沒有如果的。」李瀅銓回港後,不斷回想起在巴士上被挾持的經歷,包括槍手開槍那一幕﹕「我躲在椅子底下,逃過了槍殺。剎那間,我不敢相信原來電影裏的情節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。我看到在另一排也躲在椅子底下的母親仍是活的,心就定了一些。第一輪槍擊後,車內很靜,這時天打起雷來,轟轟的一陣一陣,雨點又噠噠的打在車頂,更顯得車內一片死寂。車廂內很黑,只有槍手發現有人仍是活著時,再打出的一些槍聲和火光。我看到藍色的火光打入團友的身體,原來在蠕動的身體就不再動了,連哼一聲都沒有。隔了好一會,再又響起很多震耳欲聾的槍聲,和車身不斷被打擊的聲音,一切都不斷提醒仍生還的人,下一秒可能就會斃命。」「我不自覺地想,他們真的死了嗎?幾分鐘前仍活著的人,現在的靈魂仍在車廂內徘徊嗎?我把《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慢慢的在心中念了很多次,一字一字的細細再咀嚼,『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渡一切苦厄……無罣礙故,無有恐怖,遠離顛倒夢想』,我想,我仍有什麼罣礙,心中轉念了很多遍,想起自己很多想做的事仍未做,想起親愛的家人朋友,能不死的當然仍是不死的好,但是心中已不像開始時那麼怕,最擔心的是母親在兩次的催淚彈攻擊中發出的咳聲會被槍手發現。槍戰好長好長,好像永遠不會完一樣,我感覺到自己的頭髮和身上染了很多血,都是別人的血,但是下一秒可能就是自己的血了。被救出來之後,這幾天都聞到血腥的味道。」在巴士上被救出之後,李瀅銓目睹菲律賓救援隊伍沒帶醫療物資,醫院設備簡陋,團友因失散親人悲痛無助,令她心如刀割。「在救護車上,我們要求救護員給雙手不斷流血的陳生包紮止血,救護員竟說沒有用品,我母親仍受著催淚彈的苦,她想喝水,救護員又說他們沒有水,我看了車上的櫃,果然是空空的什麼設備都沒有,只有苦笑。到了政府醫院,設備也非常簡陋。在我們被轉送去較好的醫院前,有不同的政府部門官員、不同救護機構的人員、領事館的人員,不停地問我為什麼槍手會發起瘋來,突然開槍,我不禁火了,當場忍不住就罵他們,他們到底是不是想救人?天底下會有那麼長時間來救人?槍手暴露了那麼多可以被攻擊的機會為什麼警察沒有把握時機?為什麼就不能先答應槍手的訴求先救人質……?」「陳先生不斷想找他的女友易小姐的消息,可是哪裏找,醫院裏亂作一團,同樣在醫院裏尋找子女的梁太看起來讓人心都要碎了,她雙眼睜得好大,盛滿淚水,似乎隨時會倒下,我一邊照顧受驚在哭的母親,一邊握著梁太的手,和她一起向在場的政府官員重複她的要求,要求政府人員帶她去找子女,但是無能的官員說,他們並不知道她的子女在哪個醫院……。」「我在醫院裏,把母親安頓下來,已是清晨近5時,我把染血的衣物褪去,頭髮已被乾了的血弄得僵硬,我洗了很久很久,濃濃的血腥味讓我有想吐的感覺。出來坐在沙發上,看著睡在病床上母親順著呼吸而起伏的胸口,看了很久,生怕她會突然不動,看了不知多久,我才確定,是的,我們都安全了,都活著,我呼了一口氣,心中慢慢生了一片靜。我看著微亮泛白的天空,有恍如隔世的感覺。眼睛閉上,耳邊卻響起不斷的一下一下『啪、啪』槍聲,打散了原來心中的靜,之後眼睛一閉上就聽到槍聲,一直不能合眼。」 頌儀察看頌學安危中彈 冷血兇手再補一槍 (明報)2010年8月29日 星期日 05:10【明報專訊】8名香港旅客的死亡經過,是菲港警方調查的重中之重。據倖存團友李瀅銓接受《明報》及《明報周刊》的專訪披露,兇手門多薩看了電視直播弟弟被拘捕後,以憤怒語氣講了一通電話後便開第一槍,然後從前排開始,每行過一排座位就開槍,每一個位「嘭」一下。她聽到很平穩的幾聲「嘭!嘭!嘭!」,接著看見梁錦榮衝前想制止槍手,在「嘭」一聲後倒在地上,她馬上躲到座椅底下。每行過一行座位就開槍槍手開了第一輪槍,殺了第一輪人後,車內變得死寂,有幾分鐘沒有一點聲音。李瀅銓在椅底見到梁錦榮女兒梁頌儀(Jessie)本來跟她一樣躲在椅下,她看見哥哥梁頌學動也不動,靜了一陣後,她走出去看哥哥,離開了自己的座位,她出去就中了一槍,整個人跌在地上,身體還在抽搐,槍手這時再補一槍,她就沒有再動了。李瀅銓躲在椅底,不知過了多久,聽到前面有人咳嗽,然後槍手又開了幾槍,她不知道有沒有人遇害,既擔心槍手走過來殺死自己,又為躲在更後排座椅下的母親擔心。在漆黑的環境中,不知過了多久,有人投擲了一輪催淚彈入車廂,她很驚慌,聽到母親在咳,很怕槍手走過來射殺媽媽,她為此質疑菲律賓    警方擲催淚彈前沒有考慮人質安全。槍手聞咳嗽再開槍之後,又擲了第二輪催淚彈進車廂,再過一陣,聽見有人叫「police、police」,就有人扶她離開旅遊巴。後來看了報道才知道,由第一輪開槍到獲救,是差不多兩小時!李瀅銓在訪問中質疑菲律賓當局沒有把人質安全放在首位,本來很易解決的事件卻沒有解決,槍手上車後不久便向團友表明,他被不公平解僱,挾持團友只是要求復職,讓他得回100萬披索(約17萬港元)退休金。他沒有向團友索取金錢財物,沒收團友手提電話時還說不是為錢,會退還手機。李瀅銓質疑,就算槍手是勒索金錢,菲律賓政府也可以先答應他,讓人質下了車才討價還價,事件肯定是政府和警方營救不力。她說,槍手其實有很多時間把自己暴露出來,他曾現身車門很長時間,又曾拉開窗簾    定定的往外看十多秒,狙擊手完全有機會開槍。 兇徒最後訪問﹕我要殺光人質 直播通牒﹕帶走弟弟即殺領隊 (明報)2010年8月30日 星期一 05:10【明報專訊】菲律賓    傳媒昨披露馬尼拉    人質慘劇中兇徒門多薩的「最後訪問」紀錄,揭示門多薩開槍殺人關鍵在於當日傍晚6時至7時許,先是申訴專員拒絕讓其復職,後又目睹警方武力拘捕胞弟,門多薩不滿當局連番敷衍,由焦躁不安,繼而陷入絕望,最後萌生殺機。他曾怒言﹕「我要射殺所有人質。小孩也要殺。」菲律賓《每日問詢者報》取得兇徒門多薩行兇前接受RMN電台訪問的文字紀錄。通話由當日接近下午6時開始,門多薩一開腔即炮轟菲律賓申訴專員辦事處失職卸責,聆訊7個月後仍然認為他受賄,革除其警員職務。兇徒表示,早在9個月前便向申訴專員提出上訴,又在3月向對方先後寫了3封信,但一直沒有回音,令他為之氣動:「我剛才跟她(申訴專員)說過上訴並未受理,她竟說從沒收過任何信件,我說已附上回郵地址及有關資料。」就在6時左右,門多薩的弟弟格雷戈里奧(Gregorio Mendoza)到場,被警方沒收手槍後,陪同談判專家把申訴專員的回覆信件交給門多薩。門多薩隨即向訪問他的電台,宣讀申訴專員拒絕其復職的要求,怒稱信件為垃圾。「對我來說,這是垃圾。這不是我需要的。我需要的是他們會否推翻我的撤職裁決,就是這麼多。」他又說﹕「走開……我不需要這封信,它根本沒有意義……」電台主持羅加斯(Michael Rogas)就追問門多薩下一步有什麼行動,當時門多薩就發出死亡預告:「旅遊巴上可能有不幸事情發生。」他又斥談判專家耶夫拉(Orlando Yebra)欺騙他已把佩槍歸還其弟,聲言不再信任對方,不會再跟「騙子」談判。就在此時,門多薩在車上開了一槍。「這槍是要警告耶夫拉(談判專家),因為他說謊。」他又要求傳媒來到旅遊車聆聽他的申訴。「我會讓一名攝影師及一名記者上車……我想傳媒上來看看車上的情况。但警方不想讓我接觸傳媒。」這時TV5的記者圖爾福(Erwin Tulfo)同意被門多薩扣上手銬進行採訪,但警方拒絕。門多薩就不斷威脅會傷害人質。「我見到有很多特警……我知他們要殺我。他們必須撤走,否則我會殺死人質。」他威脅若要求不被接納,「我會把人質鎖在巴士門。我見到那兒有狙擊手,他不能向巴士前的人開槍。哈!他不能射到巴士內,我卻輕易射到車門的人質。」電台主持見他愈說愈僵,嘗試安排門多薩與家人在電話談話,但他拒絕。「我不想再與他們談話。我會想哭。他們只會勸我投降。」就在此時,門多薩從車上的電視畫面見到,胞弟被警方以同謀罪名拘捕,雙方激烈拉扯,令他怒不可遏,聲言警方若不停止向其弟動粗,他會殺死人質。「我在鏡頭前看到一切。他們把我那當警察的弟弟當豬看待,他從沒犯罪,什麼也不知情……為何要這樣對他。」激動的門多薩把領隊謝廷駿鎖在車頭,電台見情况危急,要求圖爾福轉告警方,拘捕行動觸怒了門多薩。但警方繼續把其弟押上警車。門多薩這時宣布:「當這部巡邏車載走我弟弟,我會射殺巴士門前的人質。」電台主持說:「請等等!」門多薩卻說:「我要射殺所有人質。小孩也要殺。」車上隨即傳出一輪槍聲及哭叫聲。門多薩首先射殺了謝廷駿,並向多名團友開槍。門多薩之後聲言「已殺了兩名中國人」,若警方不肯妥協,會「連小孩也殺掉」。雖然電台主持一再呼籲門多薩冷靜,但他再也不為所動。「警察必須停止接近巴士旁邊,否則我會盡殺人質。他們應放過我的弟弟。一切都是我一人所為,為何要拘捕他?要拉就拉我!」門多薩之後掛了線。菲律賓每日問詢者報 菲警指八名遇害港人並非死於特警槍下 (商台)2010年8月30日 星期一 03:10菲律賓    警方指,初步鑑證顯示,馬尼拉    挾持人質事件中八名遇難港人,都是被槍手門多薩射殺,而並非死於特警槍下。發言人指,在旅遊巴上發現的六十五個彈殼,五十八個來自門多薩的M16自動步槍,另外七個仍未確定來源;又指門多薩當晚威脅射殺坐在前排的兩名人質,五名人質企圖反抗,門多薩擊斃其中三人,他們都是頭部中槍,另外兩人受傷,一人是被門多薩用槍敲打受傷。警方又指,根據目擊者口供,門多薩為達到他的目的,想過向逐名人質的頭開槍。化驗亦顯示,門多薩的M16步槍對火藥硝酸鹽呈陽性反應,顯示曾多次開火,在門多薩遺體亦殘留火藥。另外發言人表示,進一步調查發現,門多薩除了涉及欺詐而被革職外,九十年代亦曾因為打劫及強姦被起訴,但因為受害人無出庭,案件被撤銷。 頌儀察看頌學安危中彈 冷血兇手再補一槍 (明報)2010年8月29日 星期日 05:10【明報專訊】8名香港旅客的死亡經過,是菲港警方調查的重中之重。據倖存團友李瀅銓接受《明報》及《明報周刊》的專訪披露,兇手門多薩看了電視直播弟弟被拘捕後,以憤怒語氣講了一通電話後便開第一槍,然後從前排開始,每行過一排座位就開槍,每一個位「嘭」一下。她聽到很平穩的幾聲「嘭!嘭!嘭!」,接著看見梁錦榮衝前想制止槍手,在「嘭」一聲後倒在地上,她馬上躲到座椅底下。每行過一行座位就開槍槍手開了第一輪槍,殺了第一輪人後,車內變得死寂,有幾分鐘沒有一點聲音。李瀅銓在椅底見到梁錦榮女兒梁頌儀(Jessie)本來跟她一樣躲在椅下,她看見哥哥梁頌學動也不動,靜了一陣後,她走出去看哥哥,離開了自己的座位,她出去就中了一槍,整個人跌在地上,身體還在抽搐,槍手這時再補一槍,她就沒有再動了。李瀅銓躲在椅底,不知過了多久,聽到前面有人咳嗽,然後槍手又開了幾槍,她不知道有沒有人遇害,既擔心槍手走過來殺死自己,又為躲在更後排座椅下的母親擔心。在漆黑的環境中,不知過了多久,有人投擲了一輪催淚彈入車廂,她很驚慌,聽到母親在咳,很怕槍手走過來射殺媽媽,她為此質疑菲律賓    警方擲催淚彈前沒有考慮人質安全。槍手聞咳嗽再開槍之後,又擲了第二輪催淚彈進車廂,再過一陣,聽見有人叫「police、police」,就有人扶她離開旅遊巴。後來看了報道才知道,由第一輪開槍到獲救,是差不多兩小時!李瀅銓在訪問中質疑菲律賓當局沒有把人質安全放在首位,本來很易解決的事件卻沒有解決,槍手上車後不久便向團友表明,他被不公平解僱,挾持團友只是要求復職,讓他得回100萬披索(約17萬港元)退休金。他沒有向團友索取金錢財物,沒收團友手提電話時還說不是為錢,會退還手機。李瀅銓質疑,就算槍手是勒索金錢,菲律賓政府也可以先答應他,讓人質下了車才討價還價,事件肯定是政府和警方營救不力。她說,槍手其實有很多時間把自己暴露出來,他曾現身車門很長時間,又曾拉開窗簾    定定的往外看十多秒,狙擊手完全有機會開槍。 倖存者自白:圖搶槍 悔遲疑 (明報)2010年8月29日 星期日 05:10【明報專訊】馬尼拉    挾持人質事件的倖存者李瀅銓因躲在後排座椅底下,避過兇徒門多薩的M16步槍無情掃射。她為本報〈星期日生活〉撰寫了一篇5000餘字的文章,詳述事件經過,首次披露原來被挾持的康泰團友曾密商搶奪門多薩的步槍,合力制服他。不過團友因為高估菲律賓    警方的能力,錯以為事件會和平解決,為免刺激槍手而沒有行動,她為此愧疚。菲律賓政府和警方的無能荒謬,令李瀅銓平安回港後仍極其憤怒和悲傷,她強烈要求公正調查和追究責任。但她呼籲香港人,不要遷怒菲律賓人,政府此時亦不應凍結包括菲傭    在內的外籍傭工工資,以免予人懲罰外傭的感覺。(以下報道,可能會引致不安)李瀅銓憶述團友秘密策劃群起制服槍手的經過﹕「開始的時候,我們認為槍手要求這麼簡單,該可以在一兩小時內和平解決,直到12時多,我等得有點不耐煩,就小聲向坐在車尾的團友建議一起動手制服槍手。槍手單人匹馬,我們全團人雖然婦女小孩老人較多,但有點打鬥能力的男人、可以協助的青年和成年女子加起來也有10人左右,在狹窄的車廂內反抗空間不多,大家團結的話,總該是可以把他制服的吧。」「不過,我們當時按槍手要求坐得很分散,每排只可坐一個人,旅遊車又長,大家不能商量,就沒有了行動的默契。我和坐在後排的幾名團友多次商量,不過,因為當時的氣氛仍非常平和,大家相信事件可以和平解決,認為如果行動失敗反而會激怒槍手,所以沒有行動起來。」「到了下午1時多,槍手用簡單英語告訴我們3時會讓我們走,我聽錯了是8時,坐我旁邊那排的梁生還糾正我,是3點,梁生再問槍手確認3pm?槍手說yes,梁生大聲地回了一句good,大家也如釋重負。我沒有帶手表習慣,手機又被沒收了,不時會問梁生時間,當梁生告訴我已經2時半,我的心又慌了,為什麼政府似乎仍是靜靜的沒有行動,又沒有答應槍手要求,自己心裏在想,要不要我們自己和槍手進行談判?可是槍手又似乎只會非常簡單的英語……好幾次槍手開門在車門前立足停下來時,我都想要跑到他身後用力把他踢出去,也在腦中預習了很多遍,但是又怕自己不能和司機溝通,怕司機不夠機警不會立即關門和開車逃走,讓槍手有時間反攻……我想了很多不同的可能性,最終都沒有行動,可能我只是在為自己的恐懼和怯懦找藉口。」「時間一直拖著,始終未見任何解決事件迹象,我們在車尾的幾名團友再幾次商量要不要動手制服槍手。我們留意他的武器擺放在身上的位置,他走到什麼地方時最好動手,商量大家身邊有什麼可攻擊的東西,我說我雖然是身材矮小的女子,但如果男團友可以暫時壓著槍手,我可以搶槍和按著槍手的手讓他不能行動,給時間車頭的團友逃走及求助,梁生亦靜靜叮囑子女在行動時要協助搶槍。可是,最終我們仍是猶豫,不敢亂來,皆因槍手把談判設定的限期往後推了又推,等待政府回應他的訴求,讓我們覺得,他是不想殺人的,直到槍手真的開槍射向前排幾個團友,梁生撲出去救家人時,一切都太遲了。後來我和梁太說起,原來她也想過要攻擊槍手,用她袋裏的繩子去勒槍手的頸。如果我們都可以勇敢一些,如果我們早些團結行動,如果我們沒有繼續等待警察救援而當機立斷行動起來,可能會有不一樣的結果,可恨的是,歷史是沒有如果的。」李瀅銓回港後,不斷回想起在巴士上被挾持的經歷,包括槍手開槍那一幕﹕「我躲在椅子底下,逃過了槍殺。剎那間,我不敢相信原來電影裏的情節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。我看到在另一排也躲在椅子底下的母親仍是活的,心就定了一些。第一輪槍擊後,車內很靜,這時天打起雷來,轟轟的一陣一陣,雨點又噠噠的打在車頂,更顯得車內一片死寂。車廂內很黑,只有槍手發現有人仍是活著時,再打出的一些槍聲和火光。我看到藍色的火光打入團友的身體,原來在蠕動的身體就不再動了,連哼一聲都沒有。隔了好一會,再又響起很多震耳欲聾的槍聲,和車身不斷被打擊的聲音,一切都不斷提醒仍生還的人,下一秒可能就會斃命。」「我不自覺地想,他們真的死了嗎?幾分鐘前仍活著的人,現在的靈魂仍在車廂內徘徊嗎?我把《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慢慢的在心中念了很多次,一字一字的細細再咀嚼,『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渡一切苦厄……無罣礙故,無有恐怖,遠離顛倒夢想』,我想,我仍有什麼罣礙,心中轉念了很多遍,想起自己很多想做的事仍未做,想起親愛的家人朋友,能不死的當然仍是不死的好,但是心中已不像開始時那麼怕,最擔心的是母親在兩次的催淚彈攻擊中發出的咳聲會被槍手發現。槍戰好長好長,好像永遠不會完一樣,我感覺到自己的頭髮和身上染了很多血,都是別人的血,但是下一秒可能就是自己的血了。被救出來之後,這幾天都聞到血腥的味道。」在巴士上被救出之後,李瀅銓目睹菲律賓救援隊伍沒帶醫療物資,醫院設備簡陋,團友因失散親人悲痛無助,令她心如刀割。「在救護車上,我們要求救護員給雙手不斷流血的陳生包紮止血,救護員竟說沒有用品,我母親仍受著催淚彈的苦,她想喝水,救護員又說他們沒有水,我看了車上的櫃,果然是空空的什麼設備都沒有,只有苦笑。到了政府醫院,設備也非常簡陋。在我們被轉送去較好的醫院前,有不同的政府部門官員、不同救護機構的人員、領事館的人員,不停地問我為什麼槍手會發起瘋來,突然開槍,我不禁火了,當場忍不住就罵他們,他們到底是不是想救人?天底下會有那麼長時間來救人?槍手暴露了那麼多可以被攻擊的機會為什麼警察沒有把握時機?為什麼就不能先答應槍手的訴求先救人質……?」「陳先生不斷想找他的女友易小姐的消息,可是哪裏找,醫院裏亂作一團,同樣在醫院裏尋找子女的梁太看起來讓人心都要碎了,她雙眼睜得好大,盛滿淚水,似乎隨時會倒下,我一邊照顧受驚在哭的母親,一邊握著梁太的手,和她一起向在場的政府官員重複她的要求,要求政府人員帶她去找子女,但是無能的官員說,他們並不知道她的子女在哪個醫院……。」「我在醫院裏,把母親安頓下來,已是清晨近5時,我把染血的衣物褪去,頭髮已被乾了的血弄得僵硬,我洗了很久很久,濃濃的血腥味讓我有想吐的感覺。出來坐在沙發上,看著睡在病床上母親順著呼吸而起伏的胸口,看了很久,生怕她會突然不動,看了不知多久,我才確定,是的,我們都安全了,都活著,我呼了一口氣,心中慢慢生了一片靜。我看著微亮泛白的天空,有恍如隔世的感覺。眼睛閉上,耳邊卻響起不斷的一下一下『啪、啪』槍聲,打散了原來心中的靜,之後眼睛一閉上就聽到槍聲,一直不能合眼。」 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We need to control ourselves and think before we act.Always ask ourselves, what would Jesus do???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My first great week at University.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“After unusual spell, cool weather returns”.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Summertime in The City … finally!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菲警無能 康泰團8死 另7人受傷 倖存者:點解警察唔嚟救? (明報)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05:10 【明報專訊】康泰旅行社    一個21人馬尼拉    旅行團,6個家庭原本準備歡度4天,但最後一天行程竟是生離死別——全團遭一名被革職的菲律賓    警員,擎自動步槍挾持在旅遊巴內逾11小時,當地警方一直未見行動;入夜後,兇徒轟槍開始屠殺,警察才開火擊斃兇徒,惟包括香港男領隊在內的8名港人中槍枉死異鄉,另7人受傷。丈夫與匪徒搏鬥身亡的女人質事後哭道:「車上有10幾人,點解佢口地(警察)唔嚟救!」特首曾蔭權    對菲律賓警方處理事件手法表示失望。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強烈譴責歹徒暴行,對罹難香港同胞表示沉痛哀悼並深切慰問家屬,決定即派工作組赴菲處理善後。 明報記者 香港——馬尼拉連線報道 中國駐菲大使館職員向傳媒表示,曾質問當地警方「為何不提早出動特警採取行動救人……我們不同意菲律賓當局的處理手法,他們就這次行動向我們道 歉」。領事王曉波說,大使館要求菲律賓當局解釋,究竟是哪方先開槍。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昨晚深夜發表聲明,向罹難港人的家屬致哀,對香港市民表示「深切 哀痛」。 家人被捕 兇徒失控殺人 馬尼拉警方表示,兇徒門多薩(Rolando Mendoza),是前警方高級督察,因為涉嫌搶劫、敲詐和與毒品有關的罪行被革職,他聲稱清白,要求復職。中央社報道,警方昨晚以疑為共犯為由拘捕門多 薩的家人,雙方激烈拉扯。由於康泰旅遊巴裝有電視,門多薩疑受畫面刺激,情緒失控,開槍屠殺港人泄憤。 特首曾蔭權對慘劇感悲傷,譴責兇徒「冷血,令人憤怒」。港府昨晚提升對菲律賓的外遊警示級別至黑色,又派出包機載送人質家屬到馬尼拉。慘劇初期,馬尼拉警方一度宣稱對事件樂觀,但兇徒突然殺人,警方唯有發動攻勢,但圍攻1小時卻無果。 當地電視畫面所見,有前線警員甚至無穿避彈衣或頭盔,事件流血收場後,記者竟比救護人員更早衝到現場。有軍事專家批評,馬尼拉當局危機處理表現「不專業」。事後,一名頭部受傷的男傷者送到醫院搶救時說了一句:「叫特首嚟幫我口地啦。」 被屠殺的康泰菲律賓4天團,除一名香港領隊,共20名遊客,12女8男來自6個家庭,年齡介乎4至72歲,其中3人為小童。康泰發言人說,巴士上另有2名工作人員,分別是一名當地導遊及一名菲籍司機。 港領隊偷偷致電回港通報 昨日上午9時,該團遊完馬尼拉的黎剎紀念公園,團員返回旅遊巴,此時門多薩擎著M16自動步槍走上車威脅,有逾10年帶隊經驗的領隊謝廷駿,偷偷在車上致電旅行社。 其後,2名在公園「搵食」的當地攝影師自願頂替作人質。門多薩則在車門玻璃貼上白紙,上書聲稱自己被革職是當局的「大錯誤」,要求談判復職。 雙方僵持至2個半小時後,一名女團友及其一對年幼子女獲釋,她向兇徒訛稱同團的另一名男童為其親友,成功帶3名小童脫險。至昨下午,一名年老男團友及2名仗義作人質的當地攝影師獲釋,兇徒把乘客趕至旅遊巴後座,又要求傳媒上車採訪,其胞弟則加入協助警方游說。 6響槍聲掀起屠殺序幕 至入夜,門多薩從巴士上的電視看到家人被警方帶走,車廂突然傳出至少6下槍聲,部分車窗被射穿,旅遊巴向前滑動,警方狙擊手開槍打爆右前輪,其後車廂斷續傳出零星槍聲。 有參與行動的特警表示,兇徒把人質當人盾遮擋車窗,又用手扣將導遊謝廷駿鎖在車門上示威,並躲在謝的身後談判。當地傳媒報道,門多薩曾致電電台稱已射殺2名港人,要求當局答應其要求。昨晚7時半,旅遊巴司機爬窗逃走後,聲稱「所有人質已經被殺」,令警察一度緊張。 其後,警方派出10多名特警,包圍旅遊巴準備攻擊,但因沒帶備有效爆破工具,以鐵槌連砸多個車窗俱無功而還,然而仍未發射催淚彈或震懾彈,一名警員 一度從車尾的逃生門登車視察環境,但迅即被兇徒逼退。一名港人脫險後稱,兇徒發現被警方包圍,情緒失控,8時許開始亂槍掃射,車窗至少有16個彈孔。一名 女人質事後表示,兇徒向她開槍時,丈夫為她擋子彈,當場死亡,車廂人質情緒崩潰。 無爆破工具 鐵槌砸車窗 警匪對峙逾11小時後,警方於昨晚8時半發動最後一擊,先發射幾枚催淚彈,逼兇徒走近車頭,在與警方近距離駁火時被擊斃,屍體掛在破碎的車門上,警方此時始衝上車救出人質送院搶救,截至今日凌晨,證實8死7傷;一名當地途人中流彈,一名無線電視工程人員被流彈擦傷。 新聞專輯﹕菲槍手挾持港旅行團 http://link.mingpao.com/14188.htm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世界愈變得方便, 人類就顯得更加懶惰懶散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